九阴•药蘅篇(二十二) -

来源:哔哩哔哩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2-09 12:56:04   浏览次数:0

第二十二章 福祸得失总相依,以彼之道施彼身

乘胜狙击

华山论剑之后,各人均有不同的感悟,人与人之间本就千差万别,对于同一件事、同一个结果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、不同的心境,不论事情好与坏,就看如何去看,“福兮祸之所倚,祸兮福之所伏”,得与失总是相伴而生的。

今日,丐帮大厅中热闹异常,所有丐帮兄弟开怀畅饮,七公穿梭于众兄弟之间,谁也看不出他当日在华山未取得真经,因为七公一向是这等洒脱之人,有些兄弟并不真正了解他,竟猜测他是借酒消愁。

“其实洪帮主游戏人间,根本就不在意得失。”药师也在众人当中,虽然他识得七公的时日尚短,但两人或许已成为知己,其实,人与人确是如此,有些人相交数年,却也不了解对方,而有些人只有数面之缘,寥寥数语,却能知晓彼此内心,药师与阿蘅是如此,药师与七公亦是如此。

“黄兄,人生难得一知己。”七公听罢,很是欢快,以酒相敬,药师也端起酒碗一饮而尽,但七公看的出药师有心事,便接着又道:“要知有失必有得,有得也必有失,这次得不到九阴真经,以后就落得清净。”

其实,七公所说确实十分有理,很多人、事、物不必太过在意,执念太深反而不能活的洒脱、自然,这样人生又有什么意义呢?药师不答,门外的清风吹动了他鬓边的头发,他的眉心轻蹙,只是饮酒,他知道七公所说的是什么,但要忘却,又谈何容易呢?若是容易,又何谓深情呢?

“黄兄,你不必太执着,这次你没有拼全力去争,寄情于此,胜负已分。”七公见药师不语又补充道。

如果说药师在想华山论剑之事,他所想到的也不是未得到真经,而是他一向自命武功不凡,傲然于世,却不知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正如他自己所说武功可以再练,但有缘之人离他远去又该如何呢?还是那么决绝的离开,他不知道,原本说好的相伴天涯,如今只剩自己一人,虽然有他人在侧,药师的内心确如只有自己一人,他该何去何从呢?没有目标,去哪里又有什么分别呢?药师抢过紫烟手中的酒坛,与七公相碰,仰头将酒倒入口中,此刻,他很想醉,不去想,便不会孤寂,但真的如此吗?

阿蘅整日闷闷不乐,是她亲手伤害了她最爱的人,在金国的每一天她都度日如年,有对药师的思念,有伤害药师的痛心,有对父王的记挂,还有对完颜熙逼婚的不安……

阿蘅的父王很疼爱她,当知晓完颜熙动手打了阿蘅,他很愤怒,身为金国的王,竟然连自己的女儿也保护不了,自己是多么懦弱,这次他不能再忍了,决不能!

当日晚间,阿蘅被带去了一间石牢,这里很安静,守卫森严,当牢门打开的那一刻,阿蘅再也容忍不了了,她看见父王正躺在石牢中,父王是一国之君,竟然被完颜熙关在石牢中,而且他双目紧闭,似是受了很重的伤,阿蘅质问完颜熙,完颜熙言辞闪烁,说阿蘅的父王要刺杀他,他只是防卫而将其失手打伤。

待完颜熙一众人走后,阿蘅扑在父王身边痛哭,她好恨,恨这群人连她年迈的父王也不放过,她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她也怨自己为什么不能保护父王,阿蘅的父王在昏迷中朦胧听到阿蘅的哭声,他慢慢醒转,但仍是那么虚弱,完颜熙伤他很重,他只顶着一口气要见阿蘅,告诉她一个秘密,原来,阿蘅是汉人,是她父王路经华山捡到的,阿蘅的本名唤作冯蘅,其实,他一直想告诉阿蘅身世,但他怕失去这个女儿,如今,他已不能再照顾阿蘅了,他希望阿蘅能找机会快些离开这里,阿蘅不怪父王不告诉自己的身世,她只是痛心疼爱她的父王要她而去,从此便只剩自己一人孤零零的。父王的手颤抖着从怀中掏出一件玉佩交给阿蘅,捡到阿蘅时这件玉佩便在她的襁褓中,这定是她亲生父母留给她的,当交到阿蘅手中父王便断了气……阿蘅痛哭了良久,完颜熙为了保守他杀死皇上的事实,对外宣称其为疾病突发而死,与此同时,他仍在逼迫阿蘅与他成婚,阿蘅以丧期为由断然拒绝。

丧期已过,阿蘅又遭到了完颜熙的逼婚,她记得父王的仇,怎会嫁给这样一个卑鄙无耻之人!她必须想办法阻止这场婚礼。

终于,大婚之日还是到了,今日的阿蘅身着大红喜服,裙边绣着金色丝线,衣袖是彩虹的七色花纹,头上配带红色头冠,两侧为金色流苏,衬得阿蘅越发高贵、美丽,然而在阿蘅的脸上却看不到一丝笑意,她甚至冷如冰霜,她和完颜熙跪在真神面前,准备接受真神的祝福,当国师掀开纱帐时,只听得观礼众人的一声惊呼,原来,上面不止有所谓的“祝福”,更有一行醒目的“大字”,这字不是写上去的,而是成群的蚂蚁形成的,道出了圣女是汉人,阿蘅嘴角露出了微微笑意,这一切不过源于她洒下的一瓶蜜糖,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。

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

九阴真经 姜大卫 黄药师 冯蘅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共1条数据,当前1/1页